在“法律之剑”背后,万岁狩猎网背后的“贪心”

2017-08-21 01:01:29

“两只黄色的鹂鹂翠翠,天空上有一排白鹭”在古人中,悠闲的鸟类和美丽的画作相得益彰;在今天某些人的手中,他们已经改变了自己的外表在国庆期间,天津和河北一万米的猎网造成数千只鸟遭遇厄运,使脆弱的生态更加恶化这不是偷猎候鸟的情况今年8月,岳阳东洞庭湖,非法使用农药,非法中毒和珍惜野生水鸟; 9月,衡阳武隆山,一些人“猎鸟大放异彩”,非法狩猎野鸟......自秋季以来,大量候鸟已迁徙,非法狩猎鸟类开始尴尬万米狩猎网络所在的渤海西部是从呼伦贝尔到渤海湾的鸟类迁徙路线它是世界八大主要迁徙路线之一的东部迁徙路线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什么事实上,这很简单,利益驱动着变形产业链的诞生我们经常说,“没有买卖,就没有害处”但实际上,这种“销售和销售”一再被禁止有些人只为满足自己的欲望而付出高昂的代价有些人出售频道只是为了赚取差价有些人只使用药物来设定净利润这个非法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和每一个非法人物都将生动地展现出人性的贪婪鸟的翅膀属于天空,而不是笼子人类的欲望,金钱的私密性和占有欲的欲望被强行强加给无辜的灵魂,只有人类才能被吞噬作为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食物链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自然能量流和物质循环的重要组成部分,肆无忌惮的鸟类围捕将陷入生态困境,陷入人类危机之中为什么难以治愈事实上,显然监管升级是困难的事实上,为了保护野生动物,今年7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禁止捕捞野生动物通过网络,禁止非法出售网上交易平台等交易场所提供交易服务,用于购买,使用野生动物及其产品,或禁止使用狩猎工具在法律层面上,对犯罪分子的狩猎网络已经被拆除,并且已经建立了一个保护野生动物的法律网络与此同时,大量志愿者主动参与巡逻,包括鸟类在内的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取得了显着进展但是,面对偷猎者的尴尬,监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以鸟类为例,虽然迁徙区域和季节相对固定,但由于路线漫长,地形复杂,很难在整个迁徙过程中进行巡逻;区域边界和其他跨区域执法限制了公安,边防,林业等部门的权力人力资源挑战不足,非法元素的手段不断更新,隐藏性越来越强这需要执法机关的雷声,也是整个社会的同一个敌人 “自然可以满足人类的需要,但却无法满足人类的贪欲”事实上,万米狩猎网被人类的贪婪和放纵所困只有撤回人类的贪婪,让鸟儿的自由翅膀,平衡和美与自然,